47岁公交司机张勇身患浆细胞瘤,日前签署器官捐赠志愿书(图)

文章来源: 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 发布:2017-09-30

  9月26日,市中医院肿瘤科里,47岁的公交司机张勇在器官捐赠志愿书上按了自己的手印。他准备百年后捐赠自己的遗体,也得到了同为公交企业员工的妻子和70岁老父亲的支持。

张勇在器官捐献志愿书上按上了自己的手印。

  退伍军人张勇来深圳17年了,2015年查出身患浆细胞瘤,是恶性血液肿瘤的一种。他想法简单,“我很平凡,我喜欢深圳,我想死后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回报社会,为深圳的医学研究做点贡献,让别人有希望。”

  张勇两年间输全血多次 妻子感叹“有人献血很重要”

  9月26日上午,张勇躺在床上,身高176厘米的他,已经瘦得只有90多斤。打点滴的手上贴满了白色胶布,那是因为打点滴太多,血管已经不好找了。他鼻梁高耸,眼窝深陷,曾经因为化疗掉光的头发现在又长了回来,成了板寸。妻子杨女士帮他整理下衣服,夸赞他,“我老公总是那么帅,是吧?”他闻言笑了。妻子眼里,在巴士集团做了17年驾驶员的老公普通平凡,“他很宅,内向,就专心一意开好自己的车,有空的时候随着我们一起做义工。”

  之前,他们凑了20多万在龙岗买了个小房子,没想2015年时突然腹部有一个鼓包,到医院一查,是肿瘤,还是罕见的浆细胞瘤,已经全身转移。卖了房子,住进医院,动手术,化疗,在医院家和工作岗位奔忙。2016年,张勇在市人民医院做手术,切除了腹部的肿瘤,同时也切除了肿瘤附着的两根肋骨。浆细胞瘤是一种血液病,张勇随时要防备出血,两年间,张勇输全血多次,也输血小板多次。

  杨女士感叹,以前没觉得献血那么重要,早在2000年时,她就去献过血,儿子18岁的成人礼也是以献血为纪念。这两年,她看着发病了一口口往外吐血的丈夫,看着迅速输进丈夫身体的血浆,她才感觉血液多么重要,有人献血多么重要。

  “我心里他很平凡也很伟岸”

  张勇治病的医疗费现今已经花了几十万元,幸好,张勇前几年入了深户,有医疗保险,也幸好,巴士集团关爱员工,为其转岗,该公司也有大病救助基金,能够为张勇的治疗提供一定支持。9月26日一早,巴士集团工会的负责人打来电话问情况,顺便告诉他,打了本季度的慰问金2000元到他账上。

  妻子杨女士说,张勇太宅,至今连大鹏海边都没有去过,还有个愿望是去趟西安看看古迹。原本化疗结束准备去,没想近期病情又突然恶化,吃不了什么东西住进了医院,近期应该是去不成西安了。

  10月10日是张勇的生日,“他以前总说不过生日,这次这个生日我一定要想个办法给他过。”杨女士说着说着哭了。“我老公就是那种很普通很平凡的人,但他在我心里很伟岸。他提出捐赠遗体,说这个病很罕见,他没有希望了,希望捐赠遗体给医学院,医生们能研究出有用的药物,让别人有希望。”

  生病之后,张勇和妻子一直瞒着远在河南的老父亲和母亲。2016年手术之前还专门回老家陪了老人家几天。这次住院,张勇觉得自己身体每况愈下,瞒不住了。他的老父亲快70岁了,闻讯后立即带着一堆高血压的药物,从河南老家赶来。

  说起儿子要捐赠遗体,这个老党员一边抹着眼泪,一边说,虽然就这一个儿子,但儿子有这个愿望,还是支持他的,“就像他说的,让别人有希望吧。”